var gaJsHost = (("https:"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) ? "https://ssl." : "http://www."); document.write(("%3Cscript src='" + gaJsHost + "google-analytics.com/ga.js' type='text/javascript'%3E%3C/script%3E")); try { var pageTracker = _gat._getTracker("UA-9007360-1"); pageTracker._trackPageview(); } catch(err) {}
  • 子非鱼 - [猪肺]

    2009-05-13

    "知鱼之乐"这个故事被记载在<庄子·秋水>中, 广为人所熟知. 我觉得, 当中惠子所说的"子非鱼, 安知鱼之乐?"是其中唯一的实话. 庄子依靠诡辩, 让形式和形式打架去. 内容的真实性在庄子的口中已经沦为次要, 当他的论点以形式的逻辑性存在, 似乎也让他自己感觉良好, 还得意洋洋地记载在自己的书上.

    我想说什么呢? 一些新闻报道, 总是"作者"以自己的角度出发, 轻易地,草率地,理所当然地自我臆断, 他们笔下的人永远只有一种表情, 他们笔下的东西永远都是新鲜.

    昨天和一个三水本地人聊天, 他说三水人的生活, 他说三水人的饮食, 他说三水人的历史...... 我明白到, 我非三水人.没有在这里长大, 没在这里住上十年八年, 我永远不能真正理解三水人.

    但, 我非澳门人, 我还是知道给澳门人介绍大三巴是多么让人囧.

  • <一位工人在工地里工作, 他也许一辈子都买不起自己参与建造的房子>
    (50D, Canon 70-200/2.8L, 2009.3.23摄于佛山汾江路)

    我很少看小说, 这次是被出版商的一句"80年前日本无产阶级的经典之作. 再度火爆日本,风靡西方,震撼世界"引诱上钩了. 不过读完还是有点得益.

    我是出生在改革开放以后的, 也没有了解过以前对于阶级的讨论是怎么样的, 不过似乎现在是没有什么人还会提无产阶级工人阶级了. 陈丹青说城市里的工人正在逐渐消失, 取而代之的是农民工. 我认为, 他说的是狭义的从事工业生产的工人, 广义的城市里的工人其实还是普遍存在的. 那些用自己的体力脑力拼命工作的受雇佣者, 辛勤汗水却换不来等价的回报的人还是很多的. 只是现在大家吃得饱了穿得好了, 也就口上埋怨一下罢了.

    在<蟹工船>里还有一些特殊的工人. 他们似乎比普通工人地位要高, 譬如监工和船长, 但实际上他们跟普通工人的实质相同, 都不过是受雇佣者. 这些人其实最为悲哀, 在对待比自己等级低的工人狐假虎威(如监工), 或是懦弱伪善(如船长); 在面对自己的雇主时又要卑躬屈膝, 逢迎讨好. 在雇主和受雇佣者发生矛盾时往往是两边不是人, 没有立场, 没办法有立场.

    其实不喜欢该小说的一些环境描写拖沓累赘, 虽然明明知道作者是想先建立一个场景, 然后再叙述里面的故事. 我还是喜欢余华<活着>里面的那种写法, 看得真不累.

    最后, 这本书说的故事很简单, 就是一些工人因受不了资本家的剥削而罢工. 几乎没有悬念, 有些地方甚至有头无尾让人摸不着头脑.

    没了.

  • 烧香拜佛 - [猪肺]

    2009-02-20

    Tag:宗教 佛山

    <逸>
    (50D, Canon 70-200/2.8L, 2009.2.18摄于佛山世纪嘉园)

    最近有一个消息, 就是台湾著名的佛教法师圣严法师"妄生"了. 这位法师著名到什么程度呢? 在台湾当地, 无论是政界商界还是娱乐界, 每年慕名而到他所创办的法鼓山朝拜的都络绎不绝, 且都对他所推崇的人间佛教心驰神往.

    话说这个法鼓山, 是一个现代建筑的庙宇, 真正的一个清净之地, 不烧香, 非常干净. 与我们一般见到的烧香拜佛的佛教寺庙很不一样. 烧香本来是让人精神放松以达到心灵清净的作用, 但不知何时开始就变成了我们贿赂菩萨, 讨好众佛的工具. 大年初一, 很多地方更有抢上头注香的习俗, 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把一扎一扎香插到香檀里去, 乌烟瘴气.

    现在很多所谓的佛教徒到寺庙上香, 都是求神拜佛, 求健康, 求学业, 求升官, 求发财... 但实际上, 佛教的原教旨就是让人放下所有的欲求. 求而不得, 反倒觉得痛苦, 那不如不求. 佛陀说, 一切苦的根源都是来源于"无名", 世间一切本是虚幻, 越求越不得.